纸砂胭华

宅女废柴喵。hp主吃德哈,伏哈同人。好茶厨。近期沉迷阴阳师和刀剑乱舞,清光本命。

学到了~

棠雎子:

可以说是神仙了啊啊啊啊

千水水麻辣味_:

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,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

快夸我可爱!【】

阴阳师同人——攻受flag产物(二)觉×座敷童子(上)

文/纸胭
    警告:友情向警告,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警告。一切从传记出发。

童女:小觉~跳跳妹妹让我来问问你觉得跳跳哥哥怎么…咦,小觉你家门口怎么有个小孩子?

觉:小孩子?我家门口怎么会有小孩子?

童女:你看嘛——

觉:还真的是啊,哪里来的小孩子,快走快走。

座敷(揉揉眼睛,打个呵欠):啊,你们在说谁是小孩子啊,我才不是普通的小孩子呢。

神乐:座敷?

座敷:神乐大人。

神乐:你怎么在这里啊?

座敷:母亲过世后我一直在四处游历,前不久刚回来这里,想来看看晴明大人。

神乐:这样啊。那你来我们家住吧,晴明又有了新的式神,院子里现在也越来越热闹了。

座敷:嗯,好啊。那麻烦神乐大…

萤草:神乐大人你果然在这里。童女你也在。赶紧回去吧,院子里的式神又打起来了,把半个院子都拆掉了,晴明大人正头疼呢。博雅大人也一直在给晴明大人添乱,你赶快回去帮帮晴明大人吧。

神乐:啊,这样。那座敷你可能这两天都不能来我们家了呢,家里肯定一团糟。小觉,你能不能先收留座敷一下呢?

觉:什么啊,让我收留小孩子,神乐你明明知道我最讨厌小孩子了。

座敷:都说了我不是普通的小孩子了!我可是座敷童子!

神乐:明明觉也是小孩子吧,还一直说着讨厌小孩子这种话。

觉:什么!你才是——

童女:呐,座敷就拜托小觉了,我们要回去帮晴明大人收拾庭院了。

座敷:我也可以去帮忙的,晴明大人帮了我那么多…

神乐:不必了呢,座敷只要等我们收拾好了就搬过来住就好了。

觉:喂!不要就这样做决定啊!我还没同意呢!

觉:竟然都走的那么快,全把麻烦扔给我,可恶!喂,你,小鬼,跟我进来吧。真是的,既然神乐把你交给我了,那我就也只能照顾你两天了。

座敷:我不需要你照顾,我自己一个人可以。

觉:那不知道是那个小鬼之前在我门口睡着了哦。

座敷:那、那只是我太累了嘛!

觉:你还是老老实实呆在我这里吧,神乐回去一定会和晴明说你在我这儿,你要是一个人走了我非得被晴明唠叨死。

座敷:你对晴明大人…太不尊重了吧。

觉:嘛 没有啊。只是晴明有时候絮絮叨叨的真的很烦。
喏,童女带来的糕点,小孩子才吃的玩意儿,我才不吃呢,给你吧,自己拿。

座敷:你说话真的不让人喜欢。不过看在草莓大福的份上,勉为其难原谅你好了。

觉:谁要你原谅了,自说自话的小鬼。

觉:喂,小鬼!别吃那么多,吃坏了肚子我可不会找人救你。

萤草:有人需要救治么?

觉:萤草你怎么又来了?晴明那…晴明大人那里不是很乱么。

萤草:是啊。晴明大人听说座敷来了,要给座敷送些小白做的寿司。

觉:那不也该是那个爱哭鬼的哥哥过来送信么?

萤草:其实,晴明大人这次真的很生气,不许我给闹事的妖怪治疗,又怕我会心软,所以就派我过来了。桃花樱花也去逛集市了。

觉:那你们俩先聊会吧。一大早上让童女闹起来,这么多小孩子在我这里叽叽喳喳,吵得不行。我得去休息会。

萤草:座敷童子?

座敷:嗯。

萤草:你没有被觉吓到吧,她就是那样的 ,说话不讨人喜欢但并没有坏心,相处久了会发现其实她只是有些别扭罢了。其实真的是个很好的人。

座敷:没有的。我…见过很多很多人…除了晴明大人和母亲,别人要不就把我当招福工具,要不就把我当怪物。觉是第一个把我当成一个讨人烦的小孩子的。

萤草:觉她就是不喜欢小孩子,也不知道为什么。说起来我第一次见她还被吓了一大跳,她挥舞着狼牙棒的样子真的好吓人。

——TBC

阴阳师同人——攻受flag产物(一)雨女×鲤鱼精

文/纸胭
    警告:友情向警告,友情向警告,友情向警告

    只是前段时间忍不住试了写攻受抽卡那个游戏,画不了画就只能写文还债QAQ渣文笔

    雨女不知道自己在这桥上等了多少个日夜,乌云常年徘徊在这座桥上,遮挡了日月,让她无法去衡量时间的流逝。记忆里丈夫的面容似乎都模糊成了一团水汽,再看不清晰。
    还在执着什么呢,是那模糊不清的笑意,还是执念本身?
    桥上没日没夜的下着雨。那是能够净化一切的雨水,蕴含着属于她的强大妖力,可以祛除一切污秽,也祛除了曾经为人时缠绕在她身上不肯散去的病魔。
    夫君你看,我已经是个健康的人了。所以你什么时候回来呢?
    撑着纸伞,雨女倚在桥栏上哼唱着夫君交给她的歌谣——夫君说过,最喜欢的就是在忙碌了一天后回到家里,一边吃着她做的饭菜,一边听她唱起歌谣。
    歌声在雨水里,似也染上了雨雾般飘渺着不甚清晰。
    "再唱一首给我听吧。"闭着眼睛,雨女似乎听到夫君在她耳边这样说着。
    雨女唇边漾起一抹笑。
    "啊啦,这位姐姐~"一个细小柔软的声音打破了雨女脑海里那美丽的幻境,"抱歉打扰到了您。"
    雨女有些不开心。四处看了看,发现了河水里一个轻甩着鱼尾的小姑娘。
    看着还挺可爱的。如果当初她和夫君能有一个孩子,一定…
    不不,既然敢闯进这座桥,还打扰到了自己和夫君在一起的梦境,那就要有被吸干妖力的觉悟。
    等到自己再强大一些,是不是离夫君也更近一些呢?
    "这位姐姐,我、我是来找我一个朋友的,他叫河童,前段时间忽然来和我道别说有事情要出门一段时间,很快就会回来。可是已经很久了,一直没有回来,我有一点担心,所以出来找找他。姐姐您有看到他么?"小姑娘似乎有些紧张,说话有些磕磕绊绊。
    而雨女已经完全被小姑娘叙述中的几个字吸引了全部心神。
    一直没有回来。很快就会回来。
    "你说了这么多…他…你那个朋友,长什么样子?"
    "唔,他呀,手里有一个水球,头上有一个大盘子,还不让我碰呢,他说是一片荷叶啦,"鲤鱼精小姐用手在头上画了个圈,"他走的时候我还把我的幸运贝壳送给他了,因为听说外面很危险。可他还是一直没回来。要是他出了什么事的话,我当初应该要用尽一切办法不让他走的。"
    ——"夫君,我总觉得今晚会有暴风雨 要不,今晚就先不要出海了吧。"
    "我…我没有见过你那个朋友。"
    "啊,好吧。"鲤鱼精有些低落,尾巴在水里轻轻拍打了两下,"麻烦姐姐了,打扰到您我很抱歉。我再去别的地方找找吧。"
    "等,等下,"雨女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开口留住这个小姑娘,也许是因为如果有个人陪着自己一起等着就不会再觉得孤单了,"这座桥下的河水连通着很多地方,你的朋友也是水生妖怪,想必去哪里都会从水路走。正好我也在等人回来,不如你和我一起在这里等。"
    "啊咧,真的可以吗?"鲤鱼精表情有些惊喜,"之前听別人说大妖怪领地意识都很强 ,姐姐能让这一大片区域阴雨不断,一定是很强大的妖怪了,我之前进来的时候还有些害怕呢。但是现在觉得姐姐真的是很好的人啊~"
    "他也这样说过我呢。"
    "是姐姐在等的人么?姐姐这么好,那个人一定不舍得离开姐姐太久的,他一定很快就会回来的~"
    "也许吧。"——可是夫君,我可能已经要等不下去了,真的…太久了。
    "呐,姐姐我给你吹泡泡~我最喜欢泡泡了,亮晶晶的,很漂亮喏。啵~"
    雨女难得有心情,微微笑了笑戳了戳那个泡泡,亮光在雨里闪烁着,被天之泪洗涤的更加晶莹。
    "姐姐,我们等着的人,一定都会很快回来的。"